<i id="3xpr9"></i>

    <form id="3xpr9"><th id="3xpr9"><progress id="3xpr9"></progress></th></form>
      <address id="3xpr9"><th id="3xpr9"><meter id="3xpr9"></meter></th></address>

      <address id="3xpr9"><address id="3xpr9"><listing id="3xpr9"></listing></address></address><form id="3xpr9"><th id="3xpr9"><meter id="3xpr9"></meter></th></form>

        <sub id="3xpr9"></sub>
          <noframes id="3xpr9"><listing id="3xpr9"></listing>

              <address id="3xpr9"></address>

              全部頻道

              —————— 肇慶縣區電視臺 ——————

            1. 端州電視logo

              端州

            2. 鼎湖電視logo

              鼎湖

            3. 高要電視logo

              高要

            4. 四會電視logo

              四會

            5. 懷集電視logo

              懷集

            6. 德慶電視logo

              德慶

            7. 廣寧電視logo

              廣寧

            8. 封開電視logo

              封開

            9. 活動直播logo

              大旺

            10. 今日睇肇慶logo

              今日睇肇慶

            11. 受贈房產卻不贍養父母的協議不被認

              硯都陽光網 2020-12-09

              隨著老齡化時代的來臨,養老問題逐漸成為社會關注焦點。特別是在廣大的農村地區,社會保障范圍小、水平低,當老人把房產贈與兒女后,兒女對老人不再關心,老年人的權益如何保障?

              老房拆遷,簽訂贈房養老協議

              紀大爺在宜興市丁蜀鎮某村有一套老房子。2010年,老房子周邊道路擴建,統一拆遷,紀大爺因此置換到某安置小區兩套房屋及車庫。考慮到未來的養老問題,同年7月22日,紀大爺、陳大媽夫婦共同和兒子小紀簽訂住房、養老協議,協議約定拆遷所得的兩套房屋及車庫產權歸小紀所有,小紀將其中一套房屋及車庫簡單裝修后給紀大爺、陳大媽居住至終老。此外,小紀幫紀大爺償還債務1萬元,每年支付老兩口養老金1.2萬元。協議簽訂后,紀大爺、陳大媽如期住進新房,小紀也按照約定償還債務、支付贍養費。

              矛盾緣起于另外一樁拆遷糾紛。紀大爺在當初退伍之后,承包了村委會4間房屋開辦實業公司,后村委會搬遷,要將房屋拍賣。小紀拍下4間房屋,并在此基礎上進行改擴建,開辦超市對外營業,紀大爺、陳大媽則一起在超市內幫忙。2013年10月,小紀經營的超市遇到征地拆遷,拆遷面積達1406平方米,小紀領取了拆遷安置補償。紀大爺認為,超市拆遷款中應有自己的一份,但小紀卻不這么認為。自此后,小紀和父母之間因超市拆遷產生矛盾,繼而發展到對簿公堂。

              紀大爺、陳大媽于2015年1月12日、2016年5月25日兩次訴至法院,要求小紀按照協議約定支付贍養費、醫療費。經法院判決后,兩案均進入執行程序。在執行過程中,小紀因拒不履行法律文書被法院采取拘留強制措施,后在執行法官的主持下,雙方達成了和解協議,約定將分期給付贍養費和醫療費。

              但是,紀大爺、陳大媽的贍養問題并沒有因此解決。其后,紀大爺與小紀因2018年醫療費及2019年上半年醫療費的給付問題再次產生糾紛,紀大爺、陳大媽分別于2019年3月25日、2019年7月12日提起第三次、第四次訴訟。

              萬般無奈,父母訴兒子撤銷贈房

              目前,紀大爺身患癌癥,陳大媽也因年事已高需終身就醫。原本應享天倫之樂的兩位老人,卻奔波在家庭和法庭之間。無奈之下,紀大爺、陳大媽第五次起訴小紀,要求撤銷雙方簽訂的住房、養老協議中兩套房屋及車庫的產權歸小紀所有的條款。待小紀返還房屋及車庫后,老夫妻打算以房養老。

              法院受理此案后,承辦法官實地走訪了解案情,考慮到這個案件緣起贍養,但又與常規的贍養糾紛有所不同,法院決定前往紀大爺所在村進行巡回審理,周邊百余名群眾在家門口旁聽了庭審。

              2019年10月16日,在丁蜀鎮潛洛村文化廣場上,來自周邊的百余名群眾在家門口參加了這起案件的庭審。庭審中,小紀提出三點異議,一是原老房子并非紀大爺、陳大媽的共同財產,而是家庭共有財產,造房子時他已13歲左右,也出人出力了,應享有一定份額。1992年,他與父母進行了分家,他和妻子居住在東面,父母住在西面。后房屋拆遷,拆遷所得的新房也由其進行修繕、裝修,基于該事實,他也是房屋所有權人之一。二是他一直在履行贍養義務,為紀大爺支付醫療費、贍養費且數目巨大。三是涉案住房、養老協議的性質并非贈與,而是對家庭財產的分配。而且,紀大爺、陳大媽主張撤銷條款的撤銷權也因經過1年的期限而消滅。

              紀大爺、陳大媽則提出不同看法。他們表示,拆遷老房由紀大爺一手建造,小紀并未實際參與,且產權證登記在紀大爺名下,應為紀大爺、陳大媽共同所有。2010年雙方簽訂的涉案合同是紀大爺、陳大媽為解決養老問題而簽訂的,系附義務的贈與合同。2015年紀大爺身患癌癥,小紀拒不支付醫療費,也未前往探望,甚至還在醫院鬧事,其心灰意冷之下才想要撤銷贈與。現合同中約定的房產尚未辦理房產證,也未過戶到小紀名下,事實上該贈與行為尚未完成。依據合同法規定,贈與人在贈與財產權利轉移之前可以撤銷贈與。

              一錘定音:法院支持撤銷贈與

              審理過程中,主審法官多次組織雙方到庭調解。紀大爺、陳大媽也曾表示只要小紀按照贈與協議按時履行贍養義務,其同意撤訴,但小紀堅持了降低贍養費的要求。其間,小紀主動提出愿意按約履行贍養義務,但紀大爺、陳大媽已不再信任兒子的承諾,堅決要求撤銷贈與、以房養老,調解陷入僵局。

              法院審理后,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老年人權益保障法》的相關規定,認為紀大爺、陳大媽以贈與房產的形式換取兒子的養老送終的目的,作為子女的小紀,不論是出于法律上的贍養義務,或是基于協議中的養老條款,還是出于基本道德義務,都應對老人履行贍養義務。紀大爺、陳大媽均身患疾病,不僅需要子女物質上的支持,也需要一個平和、溫暖的家庭環境,而小紀不履行相應的義務,給兩位老人的心理造成巨大的精神負擔。因此,小紀的行為既違反了法定的贍養義務,也違反了贈與合同約定的義務。根據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條“贈與人在贈與財產的權利轉移之前可以撤銷贈與”以及第一百九十二條:“受贈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贈與人可以撤銷贈與:(一)嚴重侵害贈與人或者贈與人的近親屬;(二)對贈與人有扶養義務而不履行;(三)不履行贈與合同約定的義務”之規定,紀大爺、陳大媽有權撤銷贈與。

              據此,法院一審判決支持紀大爺、陳大媽的訴訟請求,撤銷紀大爺、陳大媽與小紀于2010年7月22日簽訂的“住房、養老協議”第一條中“小紀得拆遷補償所有住宅,產權均歸小紀所有”的條款;小紀于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十日內向紀大爺、陳大媽返還坐落于該安置小區的另一套房屋及汽車車庫。

              小紀不服判決,提起上訴。2020年3月24日,無錫中院經審理后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二審判決生效后,小紀始終未履行義務。目前,本案已進入執行程序。

              法官說法:本案三個爭議焦點的認定

              圍繞雙方爭議焦點,法院首先認定了關于被拆遷房屋的性質。農村宅基地房屋的權屬認定,應當結合權屬證明及建造情況予以認定。本案中,紀大爺的老房子是紀大爺、陳大媽于1983年婚后建造,且房屋產權登記在紀大爺名下,小紀此時年紀尚幼,無法參與建造;雖然父子均陳述曾于1992年分家,但僅限于分開吃住,未另立房產證及另申請宅基地,不能改變房屋所有權的性質。小紀稱其對房屋進行了修繕、裝修,但沒有提供相應證據證明。且小紀在婚后不久也搬離了老房子并將戶口遷出該村。綜上,可確認紀大爺、陳大媽系被拆遷房屋的所有權人。當該房屋被拆遷,紀大爺、陳大媽同時也是拆遷利益的享有者,即拆遷新得的兩套房屋、兩個車庫的實際權利人。

              第二,關于“住房、養老協議”的性質。雖然“住房、養老協議”中未出現“贈與”“轉讓”字樣,但紀大爺、陳大媽同意將原本由其夫婦共有的房屋劃歸小紀所有,符合贈與的本意。從雙方簽訂的條款看,雙方約定紀大爺、陳大媽贈與房產權利的同時也為小紀設定了義務,其中有些義務系法定義務,比如支付贍養費、醫療費;有些義務系約定義務,比如還債、裝修房屋等。故該協議的性質為附義務的贈與合同。

              第三,關于紀大爺、陳大媽是否有權撤銷的問題。紀大爺、陳大媽將涉案房屋贈與小紀,其目的是為了獲得子女更多照顧,安享晚年。但小紀自2015年起就拒不履行贍養、支付醫療費的義務,導致多次訴訟,并進入執行程序,甚至在執行程序中仍拒絕支付,導致被采取強制措施。可見,小紀主觀上沒有照料、慰藉老人的意識,客觀上也未主動承擔起贍養的責任,該行為既違反了法定的贍養義務,也違反了贈與合同約定的義務。小紀稱該撤銷行為已經超過了1年的撤銷權行使期間,但因贈與的房產尚未辦理房產證,也未過戶到小紀名下,事實上該贈與行為尚未完成。故紀大爺、陳大媽在贈與財產權利轉移之前可以撤銷贈與。

              專家點評:準確適用贈與合同撤銷權的規定(上海交通大學特聘教授、博士生導師 彭誠信)

              本案涉及贍養義務不履行與贈與合同撤銷之間的關系問題,在老齡化社會的背景下具有重大的學理價值和社會意義。

              紀大爺、陳大媽與自己的子女小紀簽訂“住房養老協議”,約定拆遷所得的兩套房屋及車庫產權歸小紀所有,小紀需要將其中一套房屋及車庫簡單裝修后給紀大爺、陳大媽居住至終老。協議同時約定,小紀需要幫助父母償還1萬元的外債,并需每年支付給兩老養老金1.2萬元。協議簽訂后雙方并未辦理房屋產權的變更登記。由于小紀多次拒絕履行贍養義務,紀大爺、陳大媽由此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撤銷該協議。

              從學理角度而言,本案主要涉及兩個爭議問題:一是系爭“住房養老協議”的性質認定;二是協議的撤銷問題。

              首先,關于本案“住房養老協議”的法律性質認定,法院并未拘泥于當事人協議的名稱及用語,而是從協議約定的具體內容出發,認為紀大爺夫妻有意將系爭房產的所有權轉移給小紀所有,因此將其認定為贈與協議。同時,由于協議中有關于小紀贍養義務(法定義務)和償債義務(約定義務)的約定,法院進一步將其認定為附義務的贈與,值得肯定。

              其次是關于“住房養老協議”的撤銷問題。對于贈與合同,我國民法規定兩項撤銷權。第一項撤銷權規定于民法典第六百五十八條,旨在賦予贈與人在權利移轉之前的任意撤銷權,避免其由于倉促草率行事致使自身利益受損。此項撤銷權原則上適用于一切贈與合同,只有辦理公證的贈與,或者具有救災、扶貧、助殘等公益、道德義務的贈與合同除外。

              第二項撤銷權旨在懲罰受贈人不履行義務的行為。民法典第六百六十三條列舉了三類情形:嚴重侵害贈與人或者贈與人近親屬的合法權益、對贈與人有扶養義務而不履行、不履行贈與合同約定的義務。但因上述情形導致贈與合同撤銷的,撤銷權人受1年除斥期間的限制,該期間自贈與人知道或應當知道撤銷事由時開始計算。小紀正是基于此點,抗辯稱紀大爺請求撤銷贈與合同時已過1年的法定除斥期間。但在本案中,涉案房屋雖已交付小紀居住使用,但未辦理產權過戶登記,即紀大爺夫妻依然保有房屋的所有權。基于此,依據民法典第六百五十八條的規定,應允許紀大爺撤銷贈與協議。該撤銷權在贈與財產權利移轉之前皆可行使,自無除斥期間適用的余地。

              本案合理界定當事人之間的法律關系,準確適用有關贈與合同撤銷權的規定,并最終實現了個案中的實質正義,值得肯定。

              編輯:咘谷    (來源: 人民法院報)

              閱讀

              網友評論:

              匿名發表

              用戶名:
              密碼:
                   

              用戶名: *
              密碼: *
              重復密碼: *
              郵箱: *
              驗證碼:
                   
              365車友匯
              首頁 肇慶新聞 頭條 民生 時政 人事 端州 鼎湖 大旺 高要 四會 德慶 封開 廣寧 懷集 高新區

              電話:0758-2220039、13602958378

              Q Q:200760039

              郵箱:zqzhonggang@vip.126.com

              硯都陽光網——把握時事 傳遞民聲!

              立即關注
              三期必出一期1期